澳门新葡亰赌995577

父亲苏三王居士往生记docx

  /?~!@#¥……&*()——{}【】‘;:”“。,、?]); var rs = ; for (var i = 0; i

  父亲苏三王居士往生记 父亲苏三王居士台湾台东县池上人,往生于民国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,享年八十岁。父亲苏三王居士自幼丧母,曾服务于日本海军武官府,日本人迁离台湾时,他志洁高尚,放弃宿舍产业,只身北上,凭着坚强毅力,不怕苦的精神,奋斗成功。在机缘下,与服务于经济部商品检验局,母亲蔡月霞居士结婚,育有二男二女。在家中他烧菜做饭,担任家庭主夫,里外兼顾,分担母亲职业妇女的辛劳。父亲常说「人无艰苦过,难得世间财。」教导子女要吃苦耐劳,他从事香料行业,长达五十年,工作直到临终前,敬业精神令人敬佩。他教子有成,长子是牙医师,次子服务于保全业,长幼女都曾任职于教育界。记得小时候,跟着父亲收货款,见到他耐心等待,跟人哈腰,看人脸色,有时收到钱,有时都没有,真令人心酸。当父亲发现病症时,他都不肯去医院检查,因为他不愿意让家人担心,不愿意增加子女的负担,他宁可自已一个人承担。父亲啊母亲您们的深恩,如何才能报答呢 父母亲同时皈依三宝,有五六年了。我在他们的住所,布置一个小佛堂,让他们常听念佛机的佛号声。父亲平时跟着电视弘法节目作早晚课,以念佛为主,后来母亲往生了,他因母亲生前常念无量寿经,他也念无量寿经了。母亲往生后,父亲沉默孤寂,我知道父母他们感情好,所以告诉父亲,我们应该将思念,化为以念佛、读经回向,让母亲在西方的品位高增,同时也可以蒙佛力加被,让自己的心,常与西方在一起,大家都在一起呀之后,他渐渐心境开阔了,念佛、读经也更加精进了。 父亲接受化疗后,人瘦了他见到我,哭了我赶快告诉他「人生本来就是苦的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苦,吃苦了苦,不就是这样子吗您要勇敢坚强,不要怕,有阿弥陀佛在我们身边,什么都不用怕,阿弥陀佛会照顾您的。」他听了之后,心情平静下来,念佛机一直在他身边播放着。父亲听录音带比较少,有时我回去看他,会放给他听,多半是听台语的开示。有一次,悟铠法师回台湾,在台北净宗学会主持佛七,我请同修帮我录开示,拿回去给父亲听。他听了很受益,师父说「去西方并不是那么困难呀就是这样,一直念,一直去,一直念,一直去。」我们一起听开示,好像都要一起鼓掌,很好,很好,师父讲得很好 父亲往生前两个月间,我在山上静修,只要一有心得,就赶回家告诉他。我的基础差,唯有恳请阿弥陀佛加持,若我所说有不对地方,请阿弥陀佛原谅,父亲原谅,祈请完了,才将心得告诉父亲。每次我说了之后,父亲就好像睡着似的,可是我都会提醒他「不要睡不要睡」他在听师父录音带时,会很舒服,看起来就像睡着了,但他并没有睡着,只是比较平静了,有时候我会觉得,他的脸色比较好了。至于我说心得时,他的眼睛也是闭着,是不是比较舒服睡着了,倒没有注意。有一次,大概晚上六七点,那一天我感到特别有心得,匆匆地回家,看到父亲精神比较好,出来客厅吃晚饭。那一天,也许是佛力加被,我讲得蛮流利的,也觉得父亲听得更有精神。讲完后,父亲给我一颗陈皮梅,事后我回想,应该是父亲给我的奖品吧他真是不失平时幽默的个性呀那时候,我突然间转头,看到电视机上,有个五光十色的芦苇干燥花,上面有一只小鸟,我灵机一动,赶快告诉父亲「爸你快看那是西方极乐世界的鸟耶那是阿弥陀佛变化,在叫我们念佛的。」他一听到西方极乐世界,马上看过去,那时候我心里很安慰,我爸爸往生西方很有希望。之后,我告诉父亲,要来达拉斯参加十月份的大佛七。 佛七圆满后,我回到多伦多,打电话告诉父亲,十二月初返台。他说「我恐怕无法等那么久了。」我听到吓了一跳,告诉他「哦这样子,我改时间。」可是父亲慈悲,大概想我有重要的事吧,他又说「那没关系,没关系啦。」之后,我还是改了时间,再打电话告诉他,那时,他的听力已经吃力,一直问「什么什么」我确定他完全知道了,才挂下电话。约十天后,收到妹妹传真「父亲病危速回。」我告诉自己,重要的时刻来了,绝不能慌乱。我马上打电话到达拉斯,我一直祈求佛力加持,一定要跟悟铠师父通上电话「师父您一定要接电话,一定要接。」喔师父接了,那时我什么都不管,一心想着请求师父回来,所以我说「师父,您记得吗在台北净宗学会,我父亲刚开完刀,他都去见您呀师父,我求求您,您一定要帮助他,您一定要救他您一定要助他一臂之力啊」师父说「好啦,好啦,好啦。」当时我又说「请师父赶快替我父亲,写超荐累劫冤亲债主的牌位。」我知道悟铠师父答应了,他一定会全力以赴。接着,我打电话给台北的简瑞雄居士,请他帮忙,到时候去我家,替我父亲助念。 回到台湾后,二嫂告诉我,在医师表示无法再做医疗后,她已经送父亲到安宁病房。先前,我在山上修学时,有位师父听到父亲的情形,跟我说「你父亲在台大医院就医,那很有福报,那里的安宁病房,有位宗敦法师,你应先去拜访这位师父。还有,到时候家亲眷属,是不是都能让你父亲安详的走呢」这件事情我只私下跟妹妹提过,并没有跟兄嫂们说,没想到我一下飞机,就获知父亲已经在安宁病房,真是佛力加被啊让他的痛苦可以减到最低。到了病房,二哥告诉父亲「爸爸,苏禾桂回来了,苏禾桂她回来了啦。」父亲张开了眼睛,一直一直地看着我,我说「老爸,我是苏禾桂,老爸,我回来了,你放心啦。」接着,我就赶快念佛,念了一阵子,我再去看他,他眼睛闭着。这时候,我想起达拉斯王鉴萱居士,她了解我的个性,交代我「你回台湾之后,千万千万要镇定,第一你要做,第二你要做。」这时,我想起了她的慈悲叮咛,把重点写在纸上,帮助自己安定自己的心。然后,我就简短告诉父亲「阿弥陀佛很慈悲,你要记得念佛,要一切放下。」因为我知道父母亲感情很好,就赶快拿起这本紫色封面的「净土五经」,这本经书是简瑞雄居士,在台北净宗学会给我的,当时,他说是阿弥陀佛要给我的,我一听到是阿弥陀佛要给我的,就立刻打开看。因为我比较神经质,我母亲真的往生西方了,可是,我都要一直问,一直问。我在达拉斯佛七时,跪在地藏王菩萨前,求地藏王菩萨,还有母亲蔡月霞菩萨,让我知道,也让师父看到,她真的去西方极乐世界了。是这个缘故吧是阿弥陀佛、地藏王菩萨、母亲蔡月霞菩萨,要让我确信安心,所以送来这本紫色经书。当我打开经本,不自主地说「喔妈妈感谢佛恩,感谢母亲。」我也拿给父亲看,他也知道母亲,真的去西方极乐世界了。所以我在父亲的病床边,拿着这本经,让他看着彷似母亲的释迦牟尼佛圣像,然后读诵旁边的一段经文「诸佛如来是法界身,遍入一切众生心想中,是故汝等心想佛时,是心即是三十二相,八十随形好,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,诸佛正遍知海,从心想生,是故应当一心系念。」刚好,十月份大佛七时,悟铠师父曾说过这段经文很重要,结果我一翻开这本经时,这一段文就在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旁边,真是不可思议啊所以我念给父亲听,之后,我叮咛他要一直念佛,接着赶到台北净宗学会,马上有同修跟着我回到病房。这段期间,我赶快找到宗敦法师,法师说「你父亲很难得,他这样病苦,还知道念佛,我开示时,他都有点头,而且他的呼吸声还跟着念佛机。」 到了院方表示可以送父亲回家,我们送他回家,礼仪社李居士已经在家中布置好佛堂。父亲回到家后,手会抽动,脚会抽动。由于这样的情况,兄嫂妹妹认为父亲还没要走,要送他回医院。这时我的心好痛苦,我们虽然没有争执起来,我的口气就是重了,我说「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你们这样是不对的」有些话我强压在心里头,当时我真想说「你们现在这样做,以后你们知道了,你们真的学佛了,你们会永远的后悔,你们知道吗」张淑贞菩萨听到我们家属的对话,她拿出记事簿说「赶快打电话给悟吉法师,要看你爸爸的福报了,要看你们的福报了。」我赶紧打电话,结果,「阿弥陀佛」是师父的声音,我告诉他我父亲现在要往生了,恳请他前来助念,师父要我给他地址,他会赶来。我知道父亲有救了,心比较定了,可是还有很多的情绪在责怪,事实上,大家都有孝心,只是还没有学佛,不了解其中的利害与得失啊都怪我平时习气重、业障重。悟吉师父来了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,他一来马上说「家属长跪」然后向父亲开示,劝他放下,念佛求生西方。我父亲已经皈依了,可是师父再替他皈依,又替他的冤亲债主皈依,然后教我们念慈云净土文「一心归命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愿以净光照我,慈誓摄我‧‧‧。」然后就带领我们念佛,后来师父告诉我,他要回去做早课,明天会再来,我心里就放心了。后来父亲的呼声,越来越慢,很久又很久才吐一口气,在凌晨四点十二分断气了,但是他还没有往生,我们继续在父亲身边念佛。张淑贞菩萨打引罄带领我们念佛,直到早上法鼓山助念团前来,她才去参加吴敏聪老师岳母的告别式。 法鼓山助念团来了之后,我坐在靠近父亲的椅子上,百感交集,心里想「不能这样啊」我赶快跪在西方三圣前,跪着求佛,我合掌祈求「阿弥陀佛啊我父亲他很伟大,他很辛苦把我们养大,我们都不够孝顺,他病的很苦,现在要往生西方,可是他还没去呀阿弥陀佛我求求您,大慈大悲,请您来接他去西方极乐世界,我求求您,您看看我们多么不孝啊父母亲一生辛劳,抚养我们长大,让我们都带学士帽,可是他们病了都自己忍耐,阿弥陀佛,他真的好伟大,我们做的这么少,现在是最重要的时刻,我求您,我求求您,我求您来接他去西方极乐世界,我求求您,阿弥陀佛啊我求求您,您一定要来,您一定要来接他去。观世音菩萨,我父亲生前很信奉观世音菩萨,您大慈大悲啊您要以杨枝净水洒净他,让他能清净心念佛大势至菩萨,我求求您持他的金台前来,让他站上金台。阿弥陀佛我请您现在就垂手接引他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啊阿弥陀佛...。」我一边请求一边泪流满面,同修们,这不是情执,因为我们都放下,我的父母都放下了。母亲往生前告诉父亲,她不要急救,她要往生。而我父亲,你看师父都说他那么苦,呼吸声都跟着念佛机,他是一心要去西方极乐世界,所以他也放下了。而我们子女也都知道,他已经到最后了,他是念佛人,他要去西方,只有这条路,我们也都放下了。现在,他还没有去啊所以我来到佛前,求佛慈悲不舍,我一边说一边拜,也替父亲忏悔业障。不知道是不是这样,气氛改变了,真的很不一样,念佛越来越摄心。嗯突然间,我听到呼吸声,是在我左边,我并没去看,继续专心念佛,一下子,呼吸声到我的后面,然后,在右边,等一下又在后面。我赶紧打电话给悟吉师父,说明这个情形,跟师父说「我爸爸往生西方很有希望喔」师父说「对对」 这要感谢吴敏聪老师岳母的告别式,因为去了很多同修,张淑贞菩萨一直请同修们来替我爸爸助念。台北净宗学会同修们来了之后,悟吉师父也来了,师父带领我们念了净土文,然后念佛。那时师父身旁有一个空位,我提起胆子问「师父,我可以坐您旁边吗」师父说「可以呀」我就坐下开始专心念佛,可是,我还是很多妄念,只是跟着大家的念佛声念佛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嗯奇怪突然间,我怎么变成这样念佛「阿--.弥--.陀--.佛--;阿--.弥--.陀--.佛--...」阿弥陀佛来了阿弥陀佛来了那个云彩现前了,好像一朵莲花,慢慢的更清楚了,然后,慢慢的前面一些。阿弥陀佛真的很慈悲,阿弥陀佛他真的来了当时,有股力量,让我的头转向西方三圣,我的眼睛不是闭着,我还可以看到悟吉师父。就在这时后,啊云彩从镜框下来了耶是中尊阿弥陀佛的云彩,接着旁边观世音菩萨圣像,那个云彩也下来了哦左手边大势至菩萨,那个云彩也下来了然后,前面有个小云彩,好像一朵莲花,移动了,慢慢向右边移动,移动,移动,父亲随着西方三圣后,跟我挥手道别,好像也在跟同修们道别,接着往上走,直到我看不见。 张淑贞菩萨拍着我说「你太累了,你去休息吧」当时我的心里在说「我不要进去休息,西方三圣刚接我走父亲去西方,我不要休息,我要这样一直念佛,淑贞啊你不知道啦」可是那时候,悟吉师父说「你可以进去休息了。」我看着师父,感觉到他知道哦我上去休息不久,还是下来,遇到师父就赶快问「师父我爸爸去西方极乐世界了哦」师父说「对呀你爸爸已经去西方了。」我的老毛病又犯,再问师父一次,他说「你要对佛菩萨有信心。」之后,他们叫我去休息,说我好久没睡觉了。我还能念下去呀可是我还是去休息,所以并没送悟吉师父离开。 当礼仪社李居士来时,我们已完成了三十三小时的助念。李居士掀开陀罗尼被,一看就叫说「啊你爸爸真的去西方了啦你看你看你爸爸的脸呈金黄色的耶」哦真的耶然后,他就摸我爸爸的身体又说「唉呀你看你们赶快摸他的身体跟活人一样耶软绵绵的,你们赶快摸呀」因为他这么说,我们就赶快去摸,是真的像活人一样,他的手指头、手背就跟活人一样。然后,我赶快看父亲的嘴唇,是红色的,我清清楚楚看到嘴唇内侧是红色的,我放心了,不禁地脱口而出「爸爸你好棒哦」礼仪社李居士非常赞叹说「老菩萨,你真的去西方极乐世界」他都觉得自己很荣幸耶我坚持不冰父亲的身体,所以将他的身体送往第一殡仪馆,当送到停放处时,香气普熏。离开的路程中,有股力量推动着,我不由自主抬头向天空,此时,天还没亮,好多星星,我感觉到爸爸已经回到西方的家了。真的有阿弥陀佛,真的有西方极乐世界,真的有。 后来,在殡仪馆遇到一位比丘尼,告诉他父亲往生的经过,他说我应该写下这段经历,替父亲渡众。到了盖棺时,家属瞻仰遗容,李居士又叫了「你看你爸爸他越来越年轻了,脸色更现金黄色了」我仔细端看,我爸爸眼睛八闭二开,嘴唇红润,脸呈金黄色,真的像一尊佛呀真是不可思议之后,李居士到家中布置,让我们尽孝四十九日,当他看到父亲照片说「唉呀就是这个样子,你爸爸刚刚的样子,就像照片上年轻的样子。」那一张是护照上的照片。 是真的有阿弥陀佛,是真的有极乐世界,我爸爸真的去西方了。我要感恩阿弥陀佛、观世音菩萨,大势至菩萨前来,接引我父亲往生西方;感恩达拉斯净宗学会,师父们、同修们集中火力,辛苦为我父亲助念,在短短时间内,念了六十几部阿弥陀经,还那么多的佛号,这样帮助我父亲,他才有福报,得善知识、善友围遶送他往生;感谢悟铠师父教导之恩,助我父亲往生之恩,助我母亲往生之恩;当然,要感谢每一位法师,每一位同修帮助我父亲往生之恩;我要感谢慈悲的悟吉师父,一通电话,他就来了;感谢台北净宗学会张淑贞居士、简瑞雄居士等等,要感谢的人实在很多;感谢陈彩琼居士、谢吉田居士、陈昭农居士成立台北净宗学会,所以才有这样的因缘;感谢佛恩,感谢善知识、同修们的恩德,感谢父母的恩德,谢谢您们,阿弥陀佛 第二次录音补充记得父亲往生前两三个月,有几次探望他时,我告诉他「你念佛活到老老老,阿弥陀佛会满我们的愿。兄弟姊妹、孙子们不认识佛法,将来那么一天,往生到西方,示现给子孙看,以此因缘渡他们,让他们相信西方极乐世界,相信阿弥陀佛。」也告诉他「会长成立台北净宗学会,让大家在这里修学,他们很辛苦在外面赚钱,如果有人往生了,他们会很欣慰。同时可以示现给同修们知道,让他们念佛更有信心。」当时我虽然这么说,不知道爸爸是否听了如今,我爸爸他往生了,留给我们这么庄严的瑞相,爸爸真的听进去了耶,他真的做到了。 非常感谢带我进佛门,及教导我要孝顺父母的林宝秀居士,她的恩德;感谢李丽玉居士,她来到达拉斯净宗学会打佛七,回到多伦多,热心介绍,因此,我有这个因缘来到达拉斯,也因此,有因缘帮助我父母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真的非常感恩。 再补充一点当悟吉师父第二次来时,父亲已经断气了,师父先掀开陀罗尼被,看了一下,然后,拿起佛桌上的一串佛珠,放置在父亲的手中。这串佛珠是罗菊花在十月份大佛七时给我的,而父亲身前都是习惯用佛珠念佛的,他天天念,念得光闪闪的。接着,师父向父亲开示,叮咛他要万缘放下,好好念佛,跟着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。再带领我们念佛一段时间后,悟吉师父告诉我父亲说「老菩萨,其实去西方并不困难哦就是这念一句阿弥陀佛,直直念,直直去。」师父的口气,好像是我父亲已经都知道了,之后,念佛没多久,阿弥陀佛就来了。同修们真的有极乐世界,真的有阿弥陀佛,真的耶 三宝弟子 妙音居士 敬述 二零零三年四月

上一篇:【唯有王居士】 - 吴江诗词网

下一篇:翰林院中感秋怀王质夫(王居仙游山)